民国九年(1920年)的《宿松县志》上记载有邑境西南,与黄梅接壤,梅俗好演采茶小戏,亦称黄梅戏。

黄梅戏传统剧目《告坝费》在谈到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年)黄梅受水灾情况时说:五月初八发龙水,平地陡起数丈深。

安徽省官方介入、专家参与、媒体炒作、民间互动,可谓是规模空前,势头强劲。

安徽确实比湖北江西唱的好,名家辈出。

前3个阶段均在湖北黄梅完成,为黄梅戏大剧种的最后形成提供了充分的先决条件。

是安徽宿松和湖北黄梅一带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和社会生活中,吟唱的一种曲调艺术形式。

桂也丹在文章结尾写道:bwin考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到1925年,在怀宁县黄梅戏老艺人丁永泉和徽剧名老艺人王云甫的共同努力下开始尝试管弦伴唱,他们大量地吸收安庆语言、民歌小调来发展黄梅戏的唱腔,借鉴徽剧表演艺术来丰富黄梅戏表演程式,使黄梅戏具有安庆地方特色。

笔者这里所说的严家闸,除龙感湖总场外,还包括原塘穴镇和孔垅东面与龙感湖交界的毗邻之地。

黄梅县偏安湖北一隅,政府也没有扶持这种艺术,加之改革开发以来黄冈高中的声名鹊起,成了黄冈名片,而黄梅更像是失宠的孩子一样自生自灭,所以黄梅戏在黄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

据上世纪50年代,安徽、江西名老艺人丁永泉、刘饶生等按师承关系口碑:黄梅戏大约从清乾隆年间起,随着黄梅逃荒的灾民,运用唱道情、打连厢等艺术形式,并随着灾民的脚印,运用道情、连厢,分别流到皖西南、赣东北、鄂东南50余县,与那里的民间艺术和语言相结合,形成了不同流派的黄梅戏(采茶戏),在剧目、唱腔上影响了长江中下游29个地方剧种,在那里生根发芽之后,又各自向前发展。

桂也丹之所以能成为黄梅戏理论新秀,这与他祖父和父亲的熏陶是分不开的,一家三代对黄梅戏事业的情结可谓根深蒂固。

严家闸既是闸名,又是地名。

而作者硬是把乾隆二十九年说成乾隆五十年,恰恰这一年是干旱,哪有逃水荒的道理?作者由此得出:‘黄梅之说’是弥天谎言。

历代志书对黄梅民歌演唱规模也有记栽。

采茶歌有可能通过这些商贩传唱出去。

他在安庆当地委书记时,因为对黄梅戏太熟悉,太爱好,所以大力培养人才,积极组建剧团,给黄梅戏极大的支持。

由于上文所述的种种原因,黄梅灾民更多的是逃往安徽安庆六县。

瞿学富是旱镇茶儿镇监生。

黄梅戏从起源到发展经历了独角戏、三小戏、三打七唱、管弦乐伴奏4个历史阶段。

试想在交通不甚便利的百年之前,一个以湖北黄梅县口音为基础的戏剧在湖北当地没有盛行,反倒跨越了一百七十公里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安庆发展,一夜爆红,这根本不合逻辑。

《宿松县志》说:梅俗好演采茶戏。

在《bwin之争的背后》一文中,桂也丹指出,从学术角度讲,发源地考证当属历史考证学的范畴,是历史学的一个学科。

民国九年(1920)《宿松县志》亦云:黄梅风俗好演采茶小戏,亦称黄梅戏。

淹掉我黄梅县(严家闸)一十八畈……(见《逃水荒》唱词。

理论新秀撰文万言黄梅戏申遗尘埃落地,发源地之争为何烽烟再起?黄梅戏理论新秀桂也丹撰文万余字,以《不废江河万古流——bwin之争的背后》为题,用大量第一手资料,向否认黄梅戏发源于黄梅的有关媒体和一些专家学者提出了质疑。

但仅此也足以看到黄梅戏与环湖地区千丝万缕关系的明证。

这两种说法都不靠谱,尤其是后者,更难让人相信,试想,黄梅雨季节里,江河横溢,人们都防洪防汛去了,谁还会静下心来唱戏,唱了又有谁去看呢?黄梅戏这样有影响,为何不叫皖剧、徽剧呢?为何不叫黄山(黄山名气亦很大)戏呢?安徽人是最讲究将地方的名产打上地方印记的,如徽墨(因产于古徽州府而得名)、宣纸(原产于安徽省宣城泾县,以府治宣城为名)、皖酒等。

解放后,安庆第一任地委书记桂林栖,后担任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长、安徽省委副书记等要职。

《元和郡县志》讲得很清楚:九江故城在今之黄梅西南七十里,英布所筑。

年春,湖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约请桂遇秋主撰《黄梅戏史料专辑》,他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投入撰稿、组编,他从一生所积累的近千万字的黄梅戏史料中,反复挑选、沙里淘金,完成了28万字的《黄梅戏史料专辑》,专辑立足三亲(亲闻、亲见、亲历),忠于历史,从黄梅戏的源流、与其他剧种的关系、传统剧目、名演员及回娘家等方面比较全面地进行追踪蹑迹,对了解、研究黄梅戏的形成与发展,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为振兴黄梅戏事业,真正把黄梅戏请回娘家,提供了历史和现实的史实,同时为宣传黄梅戏起到了积极作用。

说到黄梅戏不得不提起一个人:新中国黄梅戏的奠基人桂林栖同志,不仅为皖西南(安庆等地)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也为新中国黄梅戏在安徽的传播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建国初期,知其姓名者,按师承关系,已追溯到清乾隆年间。

他们大都搭乘民船顺水而下,逃往安徽。

第二次争论是上世纪60年代至本世纪初,安徽省黄梅戏专家、学者和黄梅戏爱好者,通过历史资料的考证研究为黄梅戏探源,先后提出了安徽桐城说(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的故乡)、怀宁说(京剧之父徽剧的发祥地)和太湖说(安徽最早的民间女艺人胡普伢是太湖人),在安庆地区内出现分歧。

以前,安徽省几乎每个县都有黄梅戏剧团,安庆地区每个村都有业余的演出团体,安庆地区大多数人都能唱上一段。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从一些诗文中找到印证。

从表演上看,吸收了兄弟剧种的一些程式化动作。

清嘉庆时,黄梅县喻文鏊曾写了一篇《流民叹》,描绘凤阳灾民到黄梅逃荒的情景:携妻挈子一路哭,狗声狺狺鸡飞屋。

《打猪草》的故事是发生在龙感湖东北宿松陈汉区崔家坪的一件真人真事。

因小调来自黄梅山,所以此后人们都叫黄梅调清末黄梅山庵庙毁于烽火(现仍留有旧印迹),黄梅山之盛名也随之渐渐消逝,以致后米的好多人只知道黄梅调不知道黄梅山了。

这是黄梅人民的骄傲!**作者:石雪峰,湖北省作协会员、黄梅县作协主席、黄梅戏研究专家。

当然,这种缺乏证据的溯源问题,学界向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相信各位读者亦有自己的见解。

建国后,在安徽省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广大黄梅戏艺人与新文艺工作者密切配合,在剧目、唱腔、表演、舞美、编剧、导演等方面实行全方位改革创新,将黄梅戏传统剧目《天仙配》、《女驸马》(原名《双救举》)改编后,搬上舞台、银幕,历史造就了严凤英、王少舫等一批为黄梅戏作出卓越贡献的表演艺术家,推动了黄梅戏的大发展、大提高、大普及,使流行在鄂赣皖毗邻地区的这一地方小戏,一跃为全国剧坛五朵金花之一,蜚声中外,成为中华民族优秀的地方戏。

●安徽怀宁说,安徽省黄梅戏发展基金会副会长柏龙驹说,如果戏因县名,县因山名,湖北黄梅县有个黄梅山,就说黄梅戏起源于黄梅县,那么,安徽怀宁也有个黄梅山,两个黄梅山,究竟哪个黄梅山与黄梅戏有瓜葛呢?柏龙驹先生进而考证,黄梅戏的语言和声腔是以安庆、怀宁地方话为依托,与怀宁黄梅山一带民歌小调完全一致的,而与湖北黄梅县地方话大相径庭。

这一时期演出的剧目很多,但大都进行了整理、重编。

第一次提出黄梅戏这个名称。

辖区版图面积1701平方公里,人口98万。

说是‘黄梅戏起源地之争’,只有湖北人说话,却未听见安徽人的声音,湖北黄梅人列举了一些所谓证据,却没有说服力。

在网络上检索,页面上的说法如出一辙,称:黄梅戏源于湖北省黄梅县。

例如,造纸、火药、指南针、活字印刷这四大发明源于中国,后来在西方得到了极大发展,并且远远超过了中国,但西方人并未因此强词说四大发明源于西方,而仍然沿袭四大发明源于中国的定论。

从黄梅戏传统剧目《逃水荒》的唱词中,不难看出,逃水荒的灾民主要是现今龙感湖西南以严家闸为中心的一十八畈的居民。

湖北、安徽两地戏剧界和理论界一致认定,黄梅戏来源于黄梅采茶戏。

特别是清乾隆、道光两个时期,黄梅县由于背山面湖,民田尽薮泽中,江汉直注,彭蠡傍射的特殊地理环境,自然灾害频繁,水灾更为突出。

即便是龙感湖农场境内,现在仍然有孔垅、刘佐、小池大量的插花地。

当年《中国青年报·黄梅戏发源有新说》一文(作者晓荷、黄勇)称,生于清同治年间的安徽省太湖女子胡普伢是登台最早的黄梅戏演员,她14岁上台献艺时,湖北黄梅的那位女演员(邢秀娘,本文作者推断)才刚刚出世。

是以工代赈加速了采茶歌与畈腔的融合。

桂也丹,男,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黄冈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黄冈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