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以‘老腔’何以令人震撼为题,写一篇议论文。

年,易俗社百年社庆时,想请陈忠实写一幅墨宝存念。

月2日,6位华阴老腔艺人,把原始、苍凉悲壮、粗犷豪放的远古之音带上了西安北至深圳北的G824次高铁列车。

华阴老腔的素材,对于部分学生来说也并不陌生,曾在训练考试卷中出现过。

陈忠实2012年8月3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文章《bwin中文版》里描述:2004年春节的气氛尚未散尽,一位在省政府做经济工作又酷爱文化工作的官员朋友告知我,春节放假期间,由他联络并组织了一台陕西民间多剧种的演出。

但是,对于在高考备考环境中封闭了一年的考生,就可能比较隔膜,那就是实打实地在考查他的感悟生活的思想水平了。

要求:从老腔的魅力说开去,不局限于陈忠实散文的内容,观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合理书签,与书相伴,形式多样。

老腔名称之来源说法有二,一是与当地流行的其他剧种相比,年代较早,尤其是音乐显得古朴悲壮、沉稳浑厚、粗犷豪放,为古老之遗响,所以称为老腔;二是由于它是从湖北老河口的说唱传到华阴演变而成,所以取老河口第一个字来命名为老腔。

由于这些作品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中国古代主流文化的影响并体现了其文化精神,因此,老腔难免受到了儒学的影响并体现着儒学的文化精神。

台上台下的静,让人简直不敢相信:那几位雕塑般的老人,刚刚还在吼着老腔。

要求:从老腔的魅力说开去,不要局限于陈忠实散文的内容,观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合理。

只是我们误解了这种虔诚,甚至蔑视地称它为愚昧。

穿越千年,我来到汨罗江边。

语文课本不能老是改来改去,但副刊上经常会有新的佳作出现,有的文章真是醉心、养心,非常有利于人们提升品位、陶冶精神。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领略到和老腔类似的民间艺术时,不会再如此肤浅地被震撼。

这当然并不排斥老腔的其他属性,是这许多属性共同创设出撼人肺腑的艺术效果。

前文的表演是月琴合奏和中年汉子的唱腔,应该是太给力了。

我也忍不住笑了。

陈忠实生于关中,长于关中,他了解并几十年如一日地热爱着它;而在老腔中,在极富感染力和冲击力的表演中,他不能更加清晰地看到了故乡的面目,听到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土地的神灵之歌。

这灵魂被细细地揉入曲调唱词之中,无法分割,是韶华的赠礼,也是苦难的奉送。

学生通过分析这些艺术特点,认识了老腔的戏曲形式,生命状态和审美旨趣。

这些家什在关中乡村每一家农户的院子里、锅灶间都是常见的必备之物,却被他们提着扛着登上了西安的大戏台。

而今年要求以‘老腔’何以令人震撼为题写作则强调写与读的高度结合,需要考生相对较多地关注散文文本,或者可以说,散文文本是作文的例子。

中场休息时到剧场外的院子里换换空气,有幸不期而遇几位作家朋友,握手问好之间,不说对《白鹿原》的观感,开口便问在剧情中穿插演唱的老腔,多是一种惊喜的口吻,且几乎都用震撼或撞人心胸之类的词发出由衷的慨叹。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老腔艺术,谭维维在上春晚之前还专程前往陕西华阴双泉村实地采风,体验生活。

太上老君犁了地,豁出条犁沟就成了黄河。

当奏着月琴,老艺术家喊出这一句时,裂帛之感透彻心扉,苍凉入耳。

我希望忠实老师能用文字表达更加强大的气场,取得更壮观的效果。

黑格尔说:历史是一堆余烬,而余烬深处有余温。

**纪念陈忠实先生逝世四周年**……**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如需授权转载****移步****〡****微风读书会****〡****编辑:**宇星|******审核:**魏锋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老腔何以令人震撼**济宁市兖州区第六中学柳凤霞**金题回放**《bwin中文版》记述老腔的演出每每撼人肺腑,令人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放弃距离,融入其中:凸显老腔的感染力。

**6、探究文本意蕴**文本意蕴是指作品所蕴含的思想、感情、人文精神等内容,属于文本结构的纵深层面。

直到在阿姆斯特丹遇到梵高的《播种者》,我终于找到了那份震撼人心的力量。

另外,专家表示,从中学教学实际看,考生以议论文写作训练居多,也有记叙文写作方面的训练,这次写作考试试题,明确规定写作文体,没有超出考生的备考范围。

短暂的静默之后,掌声和欢呼声骤然爆响,经久不息……我在这腔调里沉迷且陷入遐想,这是发自雄浑的关中大地深处的声响,抑或是渭水波浪的涛声,也像是骤雨拍击无边秋禾的啸响,亦不无知时节的好雨润泽秦川初春返青麦苗的细近于无的柔声,甚至让我想到柴烟弥漫的村巷里牛哞马叫的声音……我能想到的这些语言,似乎还是难以表述老腔撼人胸腑的神韵;听来酣畅淋漓,久久难以平复,我却生出相见恨晚的不无懊丧自责的心绪。

如2016年高考北京卷《白鹿原奏响一支老腔》第24题:文章第四段运用了多种手法,表达了作者对老腔的感受。

相比较前几年北京题出现了北京符号——胡同、小贩的吆喝声,带有非常明显的北京特色。

我在那一刻颇为感慨,他们——无论秦腔或老腔——原本就这么唱着,也许从宋代就唱着,无论元、明、清,以至民国到解放,直到现在,一直在乡野在村舍在庙会就这样唱着,直到今晚,在中山音乐堂演唱。

得知陈忠实去世的消息后,回想老人给予的温暖,她悲伤难抑,她自拟唱词,以秦腔唱出先生枕书驾鹤去,白鹿原上顿觉空。